• 首頁 新聞 國內 聚焦 財經 教育 關注 熱點 要聞 民生1+1

    您的位置:首頁>新聞 > 滾動 >

    從諾華羅氏賽諾根到強生愛可泰隆,瑞士為何配稱全球“制藥心臟”?

    來源:壹點網    發布時間:2021-09-09 09:14:56
    提起瑞士,大多數人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必然是各種高端機械表以及全球制藥界的“雙駕馬車”:曾完成了史上最大收購案例——基因泰克(Genentech)、賽諾根制藥(Seragon Pharmaceuticals)等并購的羅氏(Roche),還有《我不是藥神》中“神藥”格列衛的制造商諾華(Novartis)。

    人口數僅869.8萬、國土面積4.1萬方公里(不到半個重慶市的面積)、自然資源貧瘠的瑞士,是如何成為世界經濟大象,甚至被稱為全球“制藥心臟”的?答案是完整的生態系統。

    截至目前,僅羅氏的科學家就曾有3次獲得諾貝爾獎,這絕非偶然,而是得益于瑞士匯集全球的高素質人才庫和完善的科研設施。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巴塞爾大學生物中心、弗雷德里希·米歇爾生物醫學研究所等世界頂級的科研機構坐落于此,為瑞士輸送了大量的生物醫學人才。其中,羅氏所在的巴塞爾地區更是3萬多高水研究人員的搖籃,900多家生物醫學公司和研究機構扎根于此,其人才鏈覆蓋了從基礎學術、臨床前期和臨床研發、監管政策、生物技術和知識產權法甚至到商業運作的整個制藥行業運營周期。

    此外,瑞士對創新研究的巨大研發投入也是一個重要原因。2019年,瑞士在生物醫藥領域的研發支出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3.15%[1],這個數值與美國相持。2020到2021年,羅氏從全球前10節節攀升之后,終于登頂“制藥第一”,在這背后,其2020年的研發總投入就高達139億美元,占其總營收的22.2%[2]。

    盤點羅氏的醫藥版圖會發現,其三大王牌藥物阿瓦斯汀、美羅華和赫賽汀早已面臨專利懸崖,因此,加大創新藥投入就成了羅氏的頭等大事。2014年,羅氏以17.25億美元收購賽諾根獲得了一款乳腺癌方向的SERD備選療法。而由賽諾根前身Aragon最早研發的前列腺癌藥物阿帕他胺(Erleada),早在2018年就獲FDA批準上市,并在2021上半年表現強勁,銷售增幅高達80%[4]。除了腫瘤藥領域的布局,羅氏也重金投資了現下火熱的基因療法領域,并在2019年完成了對星火治療(Spark Therapeutics)的收購。對比其他的制藥巨頭不難發現,羅氏的每一次“腫瘤布局”都踩對了節拍,這是促使它最終爆發登頂的關鍵。

    美國《制藥經理人》(PharmExec)發布的“2021全球制藥企業TOP50”報告顯示[5],當羅氏順利完成對賽諾根、星火等的收購并穩坐第一寶座時,同處于瑞士巴塞爾地區的諾華也依然保持著第二的位置,其旗下的CAR-T細胞療法Kymriah和全球最貴藥物——針對SMA的基因療法Zolgensma都為諾華的穩定增長提供了保障。此外,當地的生物技術巨頭愛可泰?。ˋctelion)也在2018年被強生以天價收購。

    當然,瑞士之所以成為“制藥心臟”,最關鍵的原因還在于瑞士中立且開放的國際市場環境。自1815年以來,瑞士保持著永久的“中立國”身份,從未卷入過任何戰爭。而瑞士天然的地理優勢使其居于歐洲中心地帶,成為歐洲各國自由貿易的“心臟”。

    不僅如此,瑞士始終與中國維系著良好、穩定的政治經濟關系,早在2013年便成為歐洲首個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的國家。中國最大的海外投資正是在瑞士完成——2016年中國化工集團以430億美元收購瑞士農業科技巨頭先正達(Syngenta)[6]。賽諾根成為瑞士公司后,也于2020年12月落戶中國北京CBD,成為北京自由貿易試驗區首家落戶的跨國公司。目前,賽諾根正積極推進與中國政府、高校間的廣泛合作,計劃建立與在海外同等水的研發體系,將全球尖端科技落地中國。

    除了位列冠亞的羅氏和諾華以外,其他國際一流制藥企業如輝瑞、艾伯維、阿斯利康、強生、賽諾菲、安進、拜耳、武田、禮來等均在瑞士設立了分公司。而在賽諾根不斷加大在中國投入的同時,瑞士的生物科技企業如巴塞利亞藥業(Basilea Pharmaceutica)、Vaximm等也均在持續推進與中國的業務拓展,隨著中瑞經濟合作關系的日益增進,中國在全球業務中的地位還將大幅提升。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頻道精選

    首頁 | 城市快報 | 國內新聞 | 教育播報 | 在線訪談 | 本網原創 | 娛樂看點

    Copyright @2008-2018 經貿網 版權所有 豫ICP備18004326號-5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聯系郵箱:52 86 831 [email protected]